衬塑设备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衬塑设备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淡水河谷先输一局巨轮靠泊中国梦难圆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17:58:21 阅读: 来源:衬塑设备厂家

淡水河谷先输一局:巨轮靠泊中国梦难圆

2011年岁末,淡水河谷巨轮完成中国处女航,2012年年初便遭遇“当头棒喝”。

2012年1月29日,交通运输部规定称,对于超大型干散货、油品巨轮,中国港口将不能再采取“一船一议”的方式管理此类大型船舶的靠泊,接受超设计规范船型船舶靠泊码头必须向交通运输部提交申请,只有在获得批准后才能允许超大型轮船进港停靠。

“这条新规直指淡水河谷。”中国港口网高级分析师郑平指出,中国交通运输部或将维护中国航运企业利益,这意味着雄心勃勃的淡水河谷35艘超大型铁矿石运输船,难以靠泊中国港口。

2011年12月27日,淡水河谷巨轮“Berge Everest号”(载重量38.8万吨)的铁矿石巨轮停靠在中国大连港。

中国船东协会与淡水河谷之间利益博弈由来已久。新规出台,为两方斗争画下了一个阶段性句号,并开启了新博弈格局。这意味着,地方港口欲将承接淡水河谷巨轮停泊的愿望或将破灭;随着淡水河谷在菲律宾、马来西亚建立铁矿石分销中心,中国航企亦难以承接淡水河谷铁矿石运力;钢铁企业,仍在关心新格局下带来的铁矿石价格波动。

淡水河谷的新烦恼

淡水河谷的自建船队的行动,急剧增加了航运运力过剩,激怒了代表中国航运企业利益的船东协会。“停靠事件后,中国航运企业纷纷表示反对,协会代表立即召开会议,并立即向大连港发出了信函。”2月1日,中国船东协会副秘书长李存银表示。

“船东协会曾多次上书国家交通运输部。”中国船东协会内部一位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,淡水河谷将船开进中国港口,极大威胁了中国航运企业利益。在中国船东协会联合下,很多港口企业都在抵制淡水河谷。

“该新规定的出台,船东协会向交通运输部的反映或有一定作用。”李存银表示,该新规出台的原因是“当前港口船舶作业形势不容乐观,特别是超设计规范的船型船舶停泊作业安全隐患较大”,“目前这一新规,我们也尚在研究”。

“拥有干散货、油轮等40万吨级巨轮,除了淡水河谷,还有日本的油轮公司。”李存银表示。而郑平则直言:“按照新规,淡水河谷40吨级巨轮欲停靠中国港口几乎彻底关上了大门。”

而这对于淡水河谷而言,是一个新烦恼。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和出口商,淡水河近年来一直致力于自建船队,加强对整个产业链的控制。淡水河谷更是斥资23亿美元,着力打造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运输船队。

目前,淡水河谷已经向中国和韩国的造船公司订购了35艘40万吨级巨型货轮,其中6艘已经交付使用。此外,该公司还从其他轮船公司租赁了十几艘货轮。

2月1日,本报记者致电淡水河谷,得到的回复是“对此新规不予置评”。

商业版图再定位

新规则的出台,或将促使港口企业、航运企业、淡水河谷、钢铁企业各方利益更加明晰,引发新的利益版图之争。

“即使淡水河谷明确无法抵达中国港口,中国航运企既有的承接淡水河铁矿石远航线运输的愿望也很难达成。”郑平表示,淡水河谷的铁矿石运输有两种方式:其一,直接从巴西运往中国。淡水河谷曾在2008年与大连港合作,欲建立铁矿石分销中心,遭遇了中国船东协会的反对;其二,从巴西运往菲律宾,周转运至中国。

“新规出台,或将明确淡水河将采取第二种方式运输。”郑平分析,铁矿石从巴西运往中国,属于远洋运输,需要约40天的时间。而淡水河谷自建船队,将铁矿石运至了菲律宾、马来西亚,已经完成了航程的近九成,即使淡水河谷不能直航,中国航运企业分得的蛋糕也很小,其承接淡水河谷铁矿石的愿望无法实现。“对于淡水河谷而言,不能直航铁矿石最大的需求国中国,会增加一些铁矿石卸货、重新装货的成本。而最大的受益方,当然是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。”

这一新规,牵动着中国港口企业的神经。目前,船舶大型化是一种趋势,据公开报道,大连港口、青岛港也积极顺应这种需求,积极迎接巨轮到来。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屈秀丽直言,毋庸置疑,站在地方港口的利益角度,每个港口都期望能与淡水河谷这样的公司合作,40万吨级巨轮停泊,将带来巨额利益。

2月1日,原大连市港口与口岸局局长才力向本报记者表示,不方便对此作评价。而大连港集团也未回应相关问题。

“大连港、青岛港的航道达到40万吨级,这一规定是针对巨轮的,或将对它们有些影响。”连云港市港口管理局副主任崔万平向本报记者表示,目前连云港航道停泊吨位在20万吨左右,正在挖25万吨级的航道,正朝30万吨级的航道目标奋斗。船舶大型化是趋势,各大港口都在适应船舶巨型化这一趋势。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屈秀丽表示,淡水河巨轮直航中国,确实能够降低铁矿石运输成本,如果因此能降低铁矿石价格,当然欢迎。但是,如果淡水河谷借此垄断,提高铁矿石价格,会遭到钢铁企业反对。

“现在,淡水河谷的铁矿石由菲律宾转运至中国,会增加一些成本,这些成本或将转嫁至钢铁企业。”屈秀丽表示,造成这样的局面,钢铁企业、港口企业、航运企业、淡水河谷的利益都没有最大化。

“如何解决四方利益博弈,牵头解决这一矛盾,或许需要政府出面。”屈秀丽说道。

贵州画球

昆明熔炼炉

济南成考教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