衬塑设备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衬塑设备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遇见鬼拉登之灯爷遇上登爷

发布时间:2020-04-21 17:36:41 阅读: 来源:衬塑设备厂家

老灯终于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,干起来依然是很卖力气,老灯的烧烤最出名的是烤腰花,也不知道怎么弄得,外焦里嫩滋味鲜美多汁,隐约的透着那么点腥臊气味,大多数来他这吃的都是冲这口而来。

而我家的大饼刚刚结束,正是老灯来买卖的时候,我便来这里帮忙了,刚瞧见一客人要将整个腰子一口吞下,只见那腰子很Q弹似得,BIU的一下从签子上弹射出去。我心知道,这是老灯的烧烤手法,外焦里嫩,烤的时候水粉保持的很好,腰子弹性很足。

但是不多会儿,我就看见一身穿白袍子的人蹲在地上捡起来就吃,我看他着装很是怪异,但是也不像是个要饭吃的啊。

只见他捡起腰子就很快的塞进嘴里,我下意识的拍了一下他,意思告诉他那个脏了,要不我们给他烤两串拿走吃也成,谁知道我这一拍竟然把我自己吓了一跳。

他竟然是……

我大喊道:“登爷,竟然是登爷!”嘴巴磕磕巴巴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老灯在烤炉上不耐烦的扇着扇子,嘴里叼着烟看着我。

“龍信,你丫的叫什么叫,三号桌上点了五十串肉串!快去帮我送去!”

“灯爷,卧槽,不是你那个灯,真登爷丫的来的!”

只见我拉起的这位小圆眼睛,长鼻梁,大胡子还带着自来卷儿,卧槽,这是本拉登哈。

“龍信,你丫的,你灯爷我在这呢,瞎吵吵什么玩意,吓怕客人咋整?”

我拉着拉登大叔的手情不自禁的说:“像,太像了,真TM的像!”

只听拉登大叔看着我操着一口台湾腔说:“你不要这样子说人家了,人家会很害羞的了!”

我尼玛当时就崩溃了,想着奥巴马整天朝思暮想的弄死这家伙,没承想他会说一口台湾嗲妹说的台湾腔,暴毙了简直。

我拉着他的手当时就冲后面烤串的老灯喊道:“老灯,老灯你快看他是谁?你登爷来了!”

老灯没好气的看了看我说:“龍信,你别想在那偷懒啊,看什么看?你灯爷我不在这呢吗!”说完鄙视了我一下,又撒上了一把辣椒面。

我回头看着这个样貌跟拉登及其向的大叔。

“帅哥,人家根本看不到我的啦,因为人家根本不是人的啦,让人家看到会吓跑人家的!”

我滴个奶奶,这拉登大爷说话嗲声嗲气的弄得我一身鸡皮疙瘩。我立刻才想起来拉登死了,难怪老灯和其它人看不到,我立即松开了他的手,心想这一定是鬼。

“帅哥,你家的这是什么,真美味耶!我都从来没吃到过呦!”

我哆嗦了一下对她说:“那丫的是猪腰子!”

谁知道这时候拉登突然开始呕吐起来,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,最后冲我们竖了根中指大骂道:“NMB,竟然给我吃这个!”

后来我才知道,人家伊斯兰教是不吃猪的,所以我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。

后来我壮起胆子,拉起拉登大叔坐在桌子上,让老灯给他烤了点羊肉串,桌子就在老灯对面,也没瞧什么人来,肉串一串一串的都没了。

我心知道这拉登大叔碰上一回也不容易,看看他,一会儿让老灯跟他灯爷的登爷唠唠家常也成啊。

我又弄了一些好菜放在登爷面前,给了他双筷子,不过忘了人家阿拉伯人是不会用筷子的,刚要收回来准备给他拿个勺子,谁知道这登爷拿起筷子竟然自如的使用起来。

我暗道这么神奇?

“我说拉登大爷?您这筷子使得这么溜?”

“呀,这问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,人家来过中国的嘛,我去过北京和一个又矮又胖的人还吃过饭,刚认识他那会儿他是烙煎饼果子的,后来改行说相声了。”

等天黑了,老灯才看见问我说:“龍信,你在那跟那个印度大爷聊什么呢?”

“他坐在这好一会了,你没瞧见么?”

“我这刚见他在这坐着啊,也没看见他啥时候进来的。”

看来这登爷真是不是个人呢,我拉起老灯的脖子指了指拉登大爷说:“他是你登爷!”

老灯一耸肩说:“他丫的,我尼玛才是灯爷呢!”

“他是拉登,本拉登!”

“放什么混话呢?龍信,什么本拉登,我看他倒像是哪个烤羊肉串的新疆人到咱这来踢馆的!”

“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,你别这么大火气,你自己看看先,不是被油烟熏的眼睛都不好使了吧?”

老灯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,只看见他嘴巴张的大大的说了几句粗话后。

“像,太像了!”

拉登拽了我下衣服,给我使了个眼色跟我说:“这货,要搞毛啊?”我一听这拉登大爷也真奇才,这会儿都会说我们的话了。

我小声的告诉他说:“他是你一粉丝,特崇拜你!”

“什么事粉丝?是意大利面的一种么?”看来拉登大爷是个吃货一个。

老灯当即掏出手机,百度了一张拉登照片,当即放在拉登大爷脸的前面,只瞧见大爷他对老灯做了一个剪刀手。

我尼玛当时就醉了。

“龍信,龍信,这尼玛太像了,你是在哪找到这个人的,我要跟他合个影,这到以后就可以跟我孙子吹牛B了!”

我心想这到你孙子那辈拉登还知不知道是谁了。这时候老灯跟着他登爷拿着手机就立刻自拍了一张,谁知道这拉登大爷倒也是很配合,摆着各种表情,和老灯一起嘟嘴卖萌,但是味道怪怪的,人家叫御姐萝莉,他俩整个一对豺狼虎豹啊。

可是拍出来的照片上面只有老灯自己一个人,这回老灯才相信,拉登死了这只是他的灵魂,老灯还是不信揪着他的胡子就向下拉,把拉登大爷给疼得叫唤半天。

“说,你在哪家新疆烧烤店烤串的?”

“人家是“基地”烤串的!”我心想这基地不就是他生前的恐怖组织么。

“丫的,身上一股孜然味,龍信,你瞧,这胡子上还沾着辣椒面呢!”

“靠,他丫的,他们那的人身上都这味,这是真的拉登!”

“不对啊,这拉登怎么一口台湾腔呢?”

谁知道拉登大爷说了一句话当时把我俩吊炸天了。

“丫的,说相声的还说小布什说河南话呢,他的中文老师是个河南人。”

“丫的,你瞧,我登爷竟然还听过郭德纲的相声!”

我闭了下眼睛对老灯说:“他俩还在一块吃过饭呢!”

“可是这登爷说话怎么是嗲声嗲气的台湾腔呢?”老灯不解的看着我。

我摇了摇头说:“我只知道他的跆拳道教练是个台湾人,电视上看见过!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!”

“可是那个教练不是男的么?电视上说话也没这味儿啊?”

只听拉登大爷说了一句我俩坏坏的一起笑了。

拉登大爷这么说的:“人家是通过他认识了不少台湾妞的,所以跟她们一起学习的中文,并且进步飞快,偶以为中国人都这样说话啦!”

此时我和老灯完全被雷到,这时候老灯咧着嘴,我能体会到他的想法,那就是他灯爷心中的登爷说中文竟然是这个鸟样!

第二部分结束,想看的请多多留意龍信的拉登系列,请看下回裤裆掏出火箭炮,拿着AK烤羊腿。

未完待续

作者寄语:拉登系列还将继续,更多精彩一起来分享。

北京著名离婚律师

北京离婚咨询

北京离婚律师